法律服务机构查询

请输入所需国家或地区:

中国驻外使领馆网站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国际组织

文章标题

近日,来自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主要卫生官员等发言解释了世界各国领导人为何要改变人类所需药品的开发和定价方式。发言人称,全球合作的必要性显而易见,但谁会成为领导者?

7月17日,“联合国秘书长高级别药品获取工作组:以一致性政策推进卫生相关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会议召开。此次会晤的背景是近日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高级别政治论坛。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政策与项目支持组主任马戈迪.索利曼(Magdy Martínez-Solimán)担任此次会议的主持人。

索利曼称,大多数国家在向国民提供药品方面都面临着挑战。他举例称,美国每位患者每年在11或12种癌症药品上相应的花费超过10万美元,“这对患者和卫生系统都是极大的负担”。

他列举了一些关于卫生系统不能提供所需要的治疗的案例,例如耐药性、耐多药结核病、疟疾和被忽视热带疾病。

澳大利亚高等法院前法官及高级别工作组前成员迈克尔.科比(Michael Kirby)介绍了高级别工作组报告的背景和主要建议。该报告发布于2016年的9月,一直被外界所关注。

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则是最近的重大承诺。SDG包含了人人享有获取健康权利的目标。联合国秘书长呼吁高级别药品获取工作组审查该问题,原因是一些人坚持认为他们的知识产权应优先于健康权。

报告建议尊重并完善法律,认为自由贸易协定通常超过了知识产权保护的最低标准,而且国际协定应用于完善创新和获取,而不是对其造成阻碍。

报告建议,各国政府应仅对真正的创新授予专利,绝不能削弱世界贸易组织(WTO)《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中灵活性的使用。

报告还称,各国政府应依据强制性许可为药品出口创造有利环境,而且WTO秘书处应记录各国的投诉并采取惩罚性措施。

另一套建议重点关注实施额外的研发融资模式,确保创新型公司得到回报以及人们能够获取平价药品。

其他建议还包括调整透明度实践,例如政府要求所有制造商和分销商披露其产品的生产和分发成本。这包括要求政府资助的研发产生的知识要实现广泛的免费获取。报告呼吁世界卫生组织(WHO)在各国建立一个专利药、仿制药和生物仿制药价格数据库。

另外,报告还建议增加卫生研发投资和建立问责制框架,联合国秘书长应设立卫生技术创新和获取评估的独立审查机构。各国政府应从人权义务的角度审查国家政策并公布结果。

高级别工作组的宣传单称:“实现全球目标,尤其是强调人类健康和福祉的SDG目标3,将需要平衡创新、服务和药品的巨大投资与当前所有国家承受的卫生技术的高昂成本。”

一项重要的建议是在2018年联合国大会上举行关于这些问题进展情况的会议。

纽约新学院教授沙希子.福田-帕尔(Sakiko Fukuda-Parr)在“呼吁制定宏大、变革、整合和通用的解决方案”的演讲中称,“对我而言这是一个人权问题。”

她将工作组的工作与联合国2030年SDG进行匹配,认为这不仅是一个列举了17个目标、169个分目标和232个指标的清单,而是一个“需要全面审查的全新概念以及真正的模式变革”。

她认为获取是自愿并需要具体分析的,而且创新在范畴和规模上是有限制且未协调的。她重点提到了耐药性问题,称每年药品耐药性导致70万人死亡,2050年这一死亡数据将累计达到1000万,但新型抗生素研究缺乏市场刺激。过去50年仅有两种新药研制成功。她还提到了肺结核和癌症治疗的研究差距和高价问题。

她描述了基于高价和高销量的现有奖励体制的替代模型。这些模型刺激卫生工作重点的投资。

奥地利联邦卫生和妇女部部长克莱门斯.奥尔(Clemens Auer)在开场白中称,“你们可以谴责我是这个高收入、高价格国家的丑陋一员。”奥地利等拥有较高GDP的国家很有趣,因为它们设定了自身医药产品的价格。这对奥地利周围的欧洲国家会产生影响。

在SDG方面,奥地利“做地很好”,因为它依据一个团结一致的系统对药品进行社会分配,而且普遍认为获取医疗保健是一项基本人权。因此没有奥地利人担心患病后的经济问题,因为他们享有全民医疗,并且可以平等使用医疗系统。奥尔称,这是“社会的自由概念”。

大公司做出全球或地区性决定,但各国政府并不是一起做决定。他说,“产业希望公共医疗领域分裂。我认为我们必须克服这一点。”

他提到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正在实施的一项研究。该研究正关注此问题并试图提出针对联合国专家组报告的配套政策建议。

奥尔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是政策失灵,例如一些药品得到公共融资后用于开展研究,随后这些药品又以高价卖给人们。

他呼吁各国卫生部长共同努力,并称奥地利将在2018年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时候将与投资者和研究人员一起举行相关会议。

另一个政策失灵是以价值为基础的定价机制。他说,“定价机制没有透明度。”公共领域甚至在和相关产业开展合作,因为它们与既得利益行业签署了机密条款。对于市场许可后的附加值我们“几乎一无所知”。

哥伦比亚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研究所所长哈维尔.古斯曼(Javier Guzmán)称,哥伦比亚是一个中等收入国家,一直以来“都因其全民医疗覆盖的迅速进展而闻名”,获得世界各国认可。哥伦比亚很自豪过去20年来从24%的医疗覆盖率提升到全民医疗覆盖,并降低医疗支出从而成为了全世界医疗费用最低的国家。但取得的进步“非常脆弱”。他说,效率和可持续性方面的挑战依然存在。

他说,在医药产品获取方面,“竞争和监管已不再够用。我们很高兴看到问题已得到解决,但它却成为了一个全球性问题。”

古斯曼称,如果各国真的关心SDG以及药品获取问题,高级别工作组处理的问题“就需要立马采取行动”。

牛津饥荒救济委员会(Oxfam)高级卫生和艾滋病病毒政策顾问莫加.卡玛尔-雅尼(Mogha Kamal-Yanni)在演讲中称,更多鲜为人知的疾病缺乏创新实际上是“所有人的危机”。联合国专家组在突破此问题的人为障碍上是独一无二的。她说,我们需要的是全球性的一致行动。

观众席中的一位美国代表告诉《知识产权观察》(Intellectual Property Watch)称,美国在2016年9月16日关于高级别工作组的重要声明“依然保持不变”,并认为专家组报告存在“缺陷”而且过于狭隘。(编译自ip-watch.or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