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网
 

政府网站工作年度报表

法律服务机构查询

请输入所需国家或地区:

中国驻外使领馆网站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立法动态 > 欧洲 > 专利

文章标题

瑞士专利受1954年6月25日生效并于2012年进行修订的《瑞士联邦发明专利法》(PatG)的约束。该国专利由位于瑞士伯尔尼的瑞士联邦知识产权局(IGE)管理。

列支敦士登既没有自己的专利法律也没有设立专利局,但根据其与瑞士签订的1978年《双边专利保护法案》,列支敦士登的发明专利由IGE管理。值得一提的是,上述法案只适用于发明专利。

然而,列支敦士登拥有自己的商标法律和外观设计法律。申请人可以向列支敦士登经济事务部的知识产权机构申请注册商标和外观设计。优先在列支敦士登提交商标注册申请的申请人必须在该国拥有居所或者营业所。应该指出的是与瑞士的商标法不同,列支敦士登的商标法并未规定异议程序。因此,所有的商标纠纷都必须通过向管辖法院提起诉讼来解决。

瑞士与列支敦士登之间的统一专利只能在该专利的整个保护区域(即瑞士和列支敦士登)进行授权、转让、撤销或者无效。同样,欧洲专利必须同时在列支敦士登和瑞士进行授权。来自瑞士或者列支敦士登的发明者将根据PatG和相关的专利法规递交国家(瑞士)专利申请。

根据PatG第1(1)条的规定,想要获得专利授权的发明必须具有新颖性、与在先技术相比具有非显而易见性并且可进行商业化应用。该法第2条规定,某些类型的客体不得授予专利,特别是:

● 没有技术特征的思想、发现、商业或数学方法、美学创作以及软件;

● 违反公共道德和(或)公共政策的发明;

● 涉及人类和动物的治疗或诊断方法的发明;

● 动植物品种,以及生产或培育动植物的实质性生物学方法;

● 自然存在的基因序列以及部分序列,PatG第1(b)条中提到的情形除外,即通过技术方法从自然存在的基因序列中获得的具有特定功能的序列或部分序列。

与欧洲专利申请不同,IGE不必对国家专利申请的新颖性和创造性开展实质审查。申请人没有义务披露可能对其造成损害的文件以及(或者)披露其他信息。因此,国家专利的授权可以非常容易地获得。这种专利权对专利所有人来说是普遍权利,但是对于潜在侵权者来说是一种障碍。

一般来说,他人不得向IGE对已获授权的国家专利提出异议。

以下为例外情形:PatG规定,如果异议理由为专利包含上述不可授予专利的客体,那么第三方可以在专利授权公开之日起9个月内提出异议。

异议人可以向瑞士联邦专利法院对IGE的裁决提起诉讼,也可以向瑞士联邦法院对瑞士联邦专利法院的裁决提出上诉。

瑞士的专利法适用在先申请制度。因此,专利权属于在先提交专利申请或者具有较早优先权日的申请人,以防不同的申请人分别就同一发明递交申请。如果在在先申请的申请日或者优先权日前,发明已经投入商业化使用,那么申请日或者优先权日较晚的申请人有权继续使用其发明。

如果发明专利的所有人既不是该发明的发明人也不是发明人的法定继承人,也不存在该所有人有权持有该发明的法定理由,那么该发明专利可被宣告无效。有权持有该专利的人可提出转让该专利或者申请(如果专利尚未授权)的诉讼。该诉讼必须在专利公开之日起2年内提出,除非原申请人实施恶意行为。

在专利获得授权后,专利权人可以对该专利进行单方面修改。就国家专利而言,专利所有人向IGE(或者就欧洲专利向欧洲专利局)发送放弃部分专利权的请求,以删除某些权利要求或者限制一项独立的权利要求。

在有关专利有效性的法院诉讼中,专利所有人可以承认部分专利权无效。法院也可以宣布部分专利权无效。此外,专利所有人还可以修改(限制)权利要求。

放弃部分专利权或者宣布部分专利权无效只与该专利的权利要求有关,而与专利说明书、附图以及摘要无关。专利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只可能被缩小,而不能扩大。

一般来说,瑞士的专利法并未规定宽限期。但是,根据PatG第7b条,如果专利申请(或外观设计申请)已经在优先权日或者申请日前6个月内向公众披露且进行此类披露是对专利申请人(或者其法定继承人)不利的滥用行为,那么此类披露不构成现有技术的一部分。

此外,如果专利申请人或者其法定继承人在优先权日或申请日前6个月内在属于《国际展览会公约》中规定的官方国际展览会上披露其发明,则此类披露不构成在先技术的一部分。方法专利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延伸到由此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这也适用于使用该方法在第三方实施并随后进口的产品。

如果一方法与受专利保护的产品或者方法只存在非本质的区别(也就是说,如果该领域技术人员认为这些特征等同于权利要求中的特征),那么这些方法被视为等同。

专利的保护期限为自申请日起20年。从第四年开始支付年费。专利的保护期不能延长。

许可方可自行就许可协议的合同条款达成一致。没有具体的、限制这些条款的法律。但是,许可协议中的条款必须符合反垄断法。如果与具有相同专利主题发明的在先专利相比,在后专利具有显著的经济现实意义,那么在后专利所有人可以获得强制许可。此外,对于诊断产品或方法(只要可以证明其实践违反了反垄断法)以及受专利保护的、可以用作研究工具的生物技术发明而言,如果专利使用符合公众利益,则可对这些专利实施强制许可。如果在先专利的专利权人不在列支敦士登使用专利发明,亦可对该专利实施强制许可。但实际上,强制许可在列支敦士登的现实意义微不足道。(编译自mondaq.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