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服务机构查询

请输入所需国家或地区:

中国驻外使领馆网站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商业秘密

文章标题

2016年,阿里的马云提出了新零售的概念。

时隔一年,北大国发院的师生走进位于望京的阿里中心,看到了新零售背后新经济体的曙光。

这是北大国发院的企业课堂,上课地点就在企业现场,上课老师是企业的创始人或高管,而引领大家来到企业课堂的则是北大国发院的教授——2017年10月13日阿里研究院参访的带队教授是北大国发院的胡大源教授、薛兆丰教授和吕晓慧助理教授;此次企业课堂的学生则包括EMBA2016级在校生和国发院各项目的校友。

多年前,“万能的”淘宝给了中国人网上购物的崭新体验;今天,“VR购物”这种时尚玩法,又让参访者体验到了新经济的魅力。带上VR头盔,琳琅满目的商品就“在眼前”,只要你注视一件商品,它的详细信息就会自动跳出来。赶在冲动地去“剁手”之前,同学们来到了会议室,听阿里人讲阿里的故事。

薛兆丰:大数据给了企业家新的机会

今天,企业家新的机会在哪里?大数据!——这是北大国发院薛兆丰教授在开场致辞中点醒大家的。他说,阿里是大数据的中心。在大数据时代,信息不对称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解决,通过数据分析,生产者可以依照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进行定制生产,这是营销的变化,也是商业模式的变化。

薛教授回顾道,阿里与北大国发院有着深厚的渊源。一方面,阿里研究院的高红冰院长是北大国发院EMBA的特聘教授,他的《互联网与大数据应用》课程从专业的角度帮助创业者和企业高管人员理解互联网和大数据时代的本质,结合阿里数据实践讨论数据使用的方法论、数据时代的思维方式,引导同学们通过数据应用展开对新时代商业决策、商业模式的思考;另一方面,北大国发院的周其仁教授、胡大源教授、薛兆丰本人都曾经对阿里进行过专门的调研,借此来研究与新经济相关的理论。

阿里“数据驱动”的商业秘密到底是什么?

基础设施阿里也要建?

阿里研究院的副院长,资深研究专家杨健首先谈到了以阿里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经济的飞速发展。今天,中国新的四大发明“高铁、网络购物、第三方支付和网络约车”中,互联网经济有其三,这反映了中国互联网经济在世界上的领先地位。但,中国互联网更多是在应用层面的创新,而同样互联网经济比较发达的美国,则是在底层创新上不断突破,这是中国的短板。因此,阿里最近宣布设立了“达摩研究院”,计划3年投资1000亿人民币,致力于未来的技术突破和技术发展。

阿里要建商业基础设施?是的!这是阿里人斩钉截铁的回答。因为,在数字经济时代,阿里人认为基础设施已不仅仅是“铁公鸡”(铁路、公路、机场简称的谐音),而是交易平台、支付平台、物流平台、云计算平台,这正是阿里要打造的新型商业基础设施。阿里五万多名“同学”(阿里人称同事为同学,以彰显学习精神),希望通过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能源、新技术这“五新”在未来服务全球20亿消费者,创造1亿个就业机会。

阿里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阿里从哪里来?在光明顶会议室外的展示墙上,年轻的“马老师”还在杭州湖畔公园的一间茶室内,和他的创业伙伴勾勒着似乎遥不可及的梦想;九十年代北京长城上的一砖一瓦,也刻下了“马老师”和当年“同学”们的青春岁月。谁能想到当初一帮热血青年,就这样缔造了一个强大的商业帝国?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阿里研究院高级专家吴坤回忆道,从最初的阿里巴巴、淘宝,到支付宝,再到天猫国际,阿里抓住了中国消费升级的机会,通过网络平台让商品可以直达五亿消费者。与此同时,阿里作为一家平台型企业,带动了大量的小微就业。

吴坤表示,如果说美国是车轮子上的国家,那么中国则是移动互联网上的国家。今天,大部分淘宝业务已经转移到“手机淘宝”上来,移动互联网是新的决战之地,PC端早已不是主战场了。

阿里到哪里去?我们不禁问这个问题,阿里人也在问自己。乡村淘宝是阿里要占领的新的制高点,农村化是阿里三大战略之一(另外两个是全球化和数字化);与此同时,阿里也很注重在金融领域的开疆拓土,阿里小贷、芝麻信用、蚂蚁金服,无论是普惠金融,还是互联网金融,阿里都在创新、布局;另外一个商家必争之地就是物流。吴坤认为,未来的物流不是低端劳动密集型产业,而是高科技行业;阿里的目标是未来国内包裹是24小时到达,全球包裹是72小时到达,这既需要今天的“团结所有伙伴”的菜鸟联盟,更需要未来大数据的有力支撑。

吴坤表示,云计算是阿里非常关注的领域,虽然目前它在业务版图中所占比例很小。亚马逊在云计算领域拔得头筹,为阿里提供了非常好的借鉴。阿里未来将开放云计算给更多的小企业,帮助更多人实现“云上的创业”。

新经济体到底是什么?

今天,一方面互联网在让世界变得更小,人与人之间联系得更紧密;另一方面,以英国脱欧为代表,反全球化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未来的趋势到底是什么?在阿里研究院副院长,资深专家宋斐看来,全球化有新旧之分:旧的全球化是跨国大公司在主导,而新的全球化则是无数个企业、机构通过互联网连接起来。阿里巴巴常提的“新经济体”,就是这个通过超级分工、由无数企业大规模协作而建立的“庞然大物”,阿里则是这个经济体的建设者、运营者。

这个新经济体,正如一个生态圈。如何去分工,如何去协作,如何保持物种的多样性?这是阿里思考的问题。在这个新经济体的演化过程中,诞生了新的秩序、新的政策、新的规则和新的治理结构。今天的打假,大数据、芝麻信用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网络上人人参与的商业纠纷案件处理,大大减少了政府的工作量,也提高了交易效率,降低了交易成本。

宋斐表示,马云所言的“五新”,其实还有“一平”,就是通过数据治理,建立公平交易的开放市场。

北大教授如何看阿里?

北大国发院战略专家吕晓慧助理教授表示,“未来已来,只是分布不均”,总有一些人会提前“撞见”未来。新经济体已经到来,那么还有什么不变的吗?吕晓慧老师引导同学们回到战略思维的基本框架:在考察任何一项业务时,还是要去考虑它到底能提供什么价值?是否稀缺?是否难以模仿?组织架构能否支撑这项业务?要真正用好大数据,除了技术先进,还是要回到问题本身上来:你到底要解决什么问题?因为要解决信用问题,所以诞生了支付宝;因为要解决物流问题,所以诞生了菜鸟联盟——提出了关键问题,才有后面大数据的“如虎添翼”。

吕老师表示,今天同学们来到阿里,就是想知道阿里在做什么,阿里在想什么。但阿里做得就一定对吗?她抛出这些质疑,希望同学们以批判性的思维来参加企业课堂的学习,去体会阿里思考问题的方式,把握事物运行的根本规律,而不是纠结于表面的具体做法。

北大国发院法律经济学专家薛兆丰则表示,阿里的成功代表了新时代的到来。在这个时代,人们已经无法抗拒互联网,“隐私”在某种程度上注定要被大数据抓取,但人们慢慢就会习惯、适应这样的生活,商家获得这些数据更多地还是为消费者带来了便利——科斯认为,产权是打出来的,谁用的好,产权就归谁,数据资产也概莫能外;阿里人坦言,这么多年一步一步走来并没有详细的战略规划,薛兆丰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商学院就是要向同学们揭示商业的本质:开疆拓土,很多时候都不是事先计划出来的,而是需要企业家真刀实枪地去打硬仗。

北大国发院胡大源教授引用北大国发院周其仁教授的话说,“打破垄断就能获取暴利”,阿里的成功某种程度上也源于对壁垒的突破,包括对投资壁垒的突破、对金融支付壁垒的突破。所有的创业都是在摸石头过河,而并非事先战略规划好的,阿里的成长史为商学院教学提供了很好的范例。

在三个小时的交流中,北大国发院的在校生和校友与阿里研究院的资深专家就大数据、平台企业运营、数字时代商业趋势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的对话交流。

北大国发院的企业课堂是一个开放式的课堂,由教授带队,学生到企业中去,与企业的“关键人物”、智囊团深入对话,真正了解矗立时代潮头的企业在想什么、做什么、未来准备如何布局、思考商业问题的角度和方式,从而与商学院的理论和自身的企业实践紧密结合起来,获得更多前瞻性思考。(张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