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服务机构查询

请输入所需国家或地区:

中国驻外使领馆网站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专利

文章标题

  硬币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常要用到的货币,但是,它却不像纸币一样便于整理和携带。相对于纸币而言,它的体积小、重量大,不易分离、清点和包装。然而,公交公司、银行、超市、自动售货机等,每天都会收到大量混合在一起的不同面额的硬币,如果通过人工分类、清点、包装,会是非常浩大的工程,不仅耗费人力,还容易在清点过程中丢失、记错。硬币分包对这些行业而言,应是一项工作难点。不过,太原工业学院的大学生却制成一种名为“有求币应”的硬币分包机,能对硬币分拣、整理、计数、打包,有效解决了这些行业的工作难点。近日,有关“有求币应”硬币分包机的视频一直在网上热传。

  A 硬币分拣视频引发关注

  今年8月3日,视频网站“梨视频”上传了一则短视频。视频中,两名理工男将一盒混有一元、五角、一角的硬币倒入“有求币应”硬币分包机的投放模块中,只见这些硬币在进入分类模块之后,快速进入滑道,通过不同的漏斗被分离进3个硬币收集盒,随后,再进入包装模块,50枚一组进行打包。

  这则短视频迅速在网上引起关注,并引发网友评论。有网友说:“不好意思,我们学校早几年专利都已申请好了。”有网友说:“不是有这种手工吗?用厚纸板就能做啊。”有网友说:“原理就是挖3个洞,一直让它抖起来,哪个硬币尺寸符合,就让它进洞。这就是分类原理,数数用的是红外线对管,挡一下加一,这个对我们这种985/211的机械男来说就是小意思。”还有网友说:“40年前就有了,不然你以为国外是怎么做的呢?国外银行到处都是,还能移动换成大钞纸币。连淘宝都有卖的。”

  那我们先看看,淘宝上卖的是什么样的硬币分包机呢?

  搜索“硬币分包”或“硬币分拣”时,都无法找到相关产品。不过,在搜索“硬币清点”时,就出现了几款颜色不同、型号不同、价格不同的硬币清分机。记者打开其中一款价格为498元的硬币清分机,只见其说明的关键词为“自动累加,故障自检,统计面额总数,清分计数”,可清点的面额为1元、5角、1角硬币。在机器顶端有一个投币口,把硬币倒入这个投币口后,启动“开始”按钮,它便会自动将硬币漏入各自的收集盒内,并在电子屏上显示每种硬币的数量。在其图文说明中表示,最大投币量为500枚,最快清点速度为每分钟270枚。不过,这款硬币清分机只能够将硬币分离清点,并不具有包装功能。

  记者又点开另一款价格为188元的小型自动硬币清分机,它除了可以对硬币快速清点外,无计数功能,更无包装功能。

  那么,网友们所说的在网上很火的一款国外硬币分拣机又是怎样的呢?记者在浏览器里输入“硬币分拣机”后,很快就出现多个“国外牛人自制硬币分拣机”字样的视频:一老外将一个带有几条滑道和分隔条的白色简易装置放在长桌上,然后将一把硬币从投币处投下,不同面值的硬币按照直径大小分别进入各自的分隔条内。如果硬币投放过于集中,便会从半道滚落。如果硬币滑下的速度过快,也会在分隔条内无序摆放甚至掉落。而硬币数额的清点则根据分隔条上的刻度进行,并未像网友所说那么简单易行。

  B 硬币分包机,真有那么容易造吗?

  既然身在985、211这样重点院校的机械男声称硬币分包机做起来只是小意思,那么,这个所谓“小意思”的硬币分包机又是什么样的理工男造出来的呢?这种硬币分包机的研制过程,真的像网友们所说的那么简单吗?8月30日,记者与“有求币应”的其中一位设计者、太原工业学院机械工程系学生盛守林取得联系,并于当日前往太原工业学院进行采访。

  盛守林是山东菏泽人,2014年考入太原工业学院机械工程系,今年开学升入大四。大一刚入学,系主任就询问系里有哪些学生愿意加入学院的工程训练中心,进行课余的工程训练、创新研究。盛守林立刻报名参加。从小他就喜欢动手,作为家中最小的孩子,也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儿,父母给他买的玩具要比两个姐姐多得多。可是,这些玩具都脱离不了被他拆解的命运。它们常常是刚一被买回家,就成了七零八落的零件。家里人对于他的这一爱好又爱又恨,可又经不住他的哭闹,接二连三地往家买买买。所幸盛守林有个最大的优点——拆得乱七八糟的玩具最终还能被他复原回去,依旧能够好好地玩耍。所以,生性腼腆的他提到这一点时,不由得笑了起来:“也许我天生就是个理工男吧,从小就动手拆拆装装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大一上学期结束,同时报名加入工程训练中心的600名学生,仅仅留下150余名。而到大二下学期,则只剩下了二十几名。盛守林告诉记者,在工程训练中心创新工作室参加各种兴趣小组利用的都是课余时间。早晨比别人起得早,晚上回宿舍已经到熄灯时间。下课之后,除了要消化课堂所学的知识,还要琢磨在兴趣小组研究的课题,大脑没有一刻是闲着的。寒暑假基本都消磨在学校里,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父母、姐姐都抱怨与他相聚的时间太少。不过,正因如此高强度的学习状态,才使他学到了更多课堂上学不到的知识,动手能力也有了大幅提高。

  这个暑假,盛守林只回家呆了10天,就又赶回学校。除了复习准备考研,其余时间都呆在工程训练中心创新工作室,琢磨如何对硬币分包机做进一步改进。设计小组的另外两名成员高雷、焦记楠也像盛守林一样,回家呆了几天就赶了回来。

  “我们这个‘有求币应’设计小组共有5名成员,除了我们3人,还有高志森、郭润程两位学长。自从决定参加‘齐鲁交通发展杯’第七届全国大学生机械创新设计大赛之后,我们用了一年时间琢磨、设计‘有求币应’硬币分包机。”盛守林告诉记者,尽管网友们认为这一装置原理简单,且参考来源众多,但真正研制起来并非那么简单。

  “目前市场上的大型硬币分包机都价格昂贵,而且模式只有一种,基本上没有什么可参考的,只能自己摸索、钻研。”焦记楠性格腼腆,但他说出了研制中的难点。

  一年时间里,设计小组的5名成员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在工程训练中心的创新工作室,他们反复在电脑上做3D设计图,反复开会研究,反复动手做试验装置,不行就推倒重来。除了开会发言,他们基本不怎么与人说话。在采访过程中,记者注意到,盛守林、高雷、焦记楠都属于内向寡言的类型。他们说,大概理工男都是这样,动手能力比动嘴能力强,放在机械研究方面的时间比说话聊天的时间多了几倍,表达能力相对欠缺一点。

  C “有求币应”已经获得国家专利

  在参加2016年“齐鲁交通发展杯”第七届全国大学生机械创新设计大赛之前,“有求币应”设计小组先带着它参加了省内高校大学生机械创新设计选拔赛。作为这一赛事的传统比赛项目,硬币分包装置设计就像是对学生们要求的一个规定动作,大家都可以设计,最特殊的最容易跳出。“有求币应”特殊在它的包装模块,因此从上百件同类作品中脱颖而出。而在参加全国大赛时,“有求币应”同样获得了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科技大学等院校评委的好评。在大赛现场,一位来自清华大学的教授十分感兴趣地针对“有求币应”提出各种问题。尽管硬币分包装置已是一个传统比赛项目,在场教授还是觉得“有求币应”的设计更为新颖。最终,5人设计的“有求币应”硬币分包机获得了“齐鲁交通发展杯”第七届全国大学生机械创新设计大赛一等奖,并获得国家专利,获取专利的名称为“一种硬币分类整理装置”。

  作为“有求币应”设计项目的指导教师,太原工业学院工程训练中心创新工作室负责人左义海表示,自从决定参加全国大赛,高志森、郭润程、盛守林、高雷、焦记楠这5个学生就开始废寝忘食地研究、设计、实战,他最了解他们的辛劳付出。别人休息的时候,他们在创新工作室忙碌。别人睡觉的时候,他们还在工作室忙碌。别人出去看电影、聊大天的时候,他们依然在工作室沉默专注地研究“有求币应”。随着高志森、郭润程的毕业,代替他们的将是机械工程专业的新鲜血液——王鹏、张浩波、周升浩、李嘉欣、宋艳东、赵云龙。他们将继续对“有求币应”进行升级改造,尤其要针对性地改进包装模块,使硬币在进入收集盒之后,能够自动完成包装工作,进一步提高硬币分包机的工作效能。此外,他们将参加今年11月中旬举办的全国大学生挑战杯。“有求币应”在他们的不断改进升级下,将成为真正具有市场竞争力的硬币分包整理装置,成熟之后将可能进入市场,与现行的硬币分拣机一同竞争。(记者 张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