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网站工作年度报表

法律服务机构查询

请输入所需国家或地区:

中国驻外使领馆网站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植物新品种

文章标题

在国内,植物新品种能为培育者、生产者带来的巨大潜在市场回报,几乎就像一处尚未开发的处女地。

12月21日,中国野生植物保护协会植物新品种分会与北京棕科植物新品种权管理有限公司在京签订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双方将在国内植物新品种申请、推广、维权等方面开展交流合作,为国内植物新品种社会化专业化服务开启一种全新模式。

以此为起点,业内可望迎来植物新品种权市场运营开发的春天。

研发与生产严重脱节

在花木产业领域,没有比新品种更受关注的了。在每年的各大花木展会上,那些最闪亮的明星非新品种莫属。一些常规传统品种,或变异,或杂交后,诞生出来的新品种无论是外形还是表现力,都极具市场优势和影响力。

同时,作为未来园林绿化市场的主力军,少数推广成功的新品种往往身价百倍,令普通生产种植者趋之若鹜,甚至不惜铤而走险,非法繁殖,牟取暴利。

令人想不到的是,虽然每年我国获得植物新品种授权的品种都很多,但这些经过漫长而辛苦的培育过程,又经过漫长的申报审批流程的新品种,市场经营现状其实并不乐观,甚至令人颇感沮丧。

据了解,通过国家审批的植物新品种,培育者不是科研单位,就是企业。对于几乎所有培育者而言,很少有人在乎植物新品种权的维护。培育时挺用心、也舍得投入,到推向市场时几乎就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了,优势并不明显。

“更多人能买、能推广开,就不错了,维权先放一边吧。”这是品种权人的普遍心态。

因此,许多景观表现优越的植物新品种,只能平价甚至廉价出售。流入市场后,植物繁殖方式的简单复制性又导致盗用、偷用现象几乎成为常态——维权几无可能。

虽然表面风光,但新品种权所有人感受到的往往是无奈、有心无力。

对于植物新品种而言,研发与生产之间一直未能找到一种双赢模式。研发者担心自己辛辛苦苦培育出来的新品种被侵权,不愿拿到市场上进行推广;或者进行推广,但屡遭侵权却又无能为力。

同时,苗木生产者由于种植常规传统品种,缺乏特色,赚钱越来越难;或者未经授权,干脆违法繁育新品种,承受巨大法律风险。

如何扭转研发与生产严重脱节的现状,真正有效引导、规范新品种市场开发行为?

在签约仪式上,中国野生植物保护协会植物新品种分会会长王伟认为,此次合作将为新品种行业带来深远影响。

“优秀植物新品种的推广与新品种权的维护,有利于在国内建立有序、高效的植物产品交易市场。以协会、企业合作模式,让知识产权理念在植物新品种行业更加普及,引领更多、更好的植物新品种产品在市场上广泛推广。”王伟说。

营造尊重产权的市场氛围

植物新品种纷纷诞生,但推广难、盈利难、维权难则是不争的事实。原因何在?

律师于仁春专注于植物新品种权法律服务,刚刚在国内首个植物新品种维权案——美人榆新品种维权案中胜诉。他认为,国内“推广难、侵权易”的外部法律环境,是造成植物新品种“叫好不叫座”的症结所在。

王伟认为,一个重要原因是国内对于新品种的支持力度尚欠火候,资金主要用于新品种研发,而推广费用少之又少。当然,国内植物新品种特色还不够,“只有当新品种逐渐变成‘新优品种’,推广才必定会事半功倍”。

2016年,中国野生植物保护协会植物新品种分会酝酿成立。2017年4月,国家正式免收植物新品种权申请费、年费;9月底,国内首家致力于植物新品种权管理的专业公司——北京棕科植物新品种权管理有限公司注册成立。

新品种权保护政策的调整、相关协会与公司的成立,为植物新品种开发事业带来转机。

多年来,王伟一直密切关注国内植物新品种市场。在新形势下,他对植物新品种事业发展的思路日渐清晰,并明确了四大突破点。

第一,以分会为依托,为国内新品种推广扫清政策阻碍。

第二,在帮助解决企业实际问题的同时,为企业提供技术、服务等培训,并积极创造国外交流机会,进行专业学习。

第三,为国内外企业建立新品种使用约束机制,切实保障新品种权人的利益。

第四,协会、企业和媒体通力合作,形成合力,在行业内、全社会逐渐改善植物新品种的生存现状。

“可以说,协会的成立让国内新品种权人有了依靠,新品种服务公司的参与则给新品种权的市场开发提供了切实可行的支撑。”王伟说。

谈及苗木业,植物新品种分会秘书长郑勇奇说,苗木行业高速发展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未来,苗木产品必然转向品质竞争,植物新品种作为高品质产品的代表,舞台更为宽广。

同时,郑勇奇还认为,这需要一个大前提:未来品质竞争必须要以良好市场秩序为平台。

在《中国绿色时报》记者看来,营造尊重植物知识产权的市场环境氛围,乃当务之急,且任重道远。

新品种市场前景值得期待

北京棕科提供从植物新品种权申请、推广到维权等一站式服务。

正是从过去的行业乱象中,公司CEO骆会欣发现,植物新品种既有窘境,又有机遇。她判断,新品种推广难、维权难,专业服务供给严重不足是重要原因。

专业服务足以保证植物新品种得到有效推广,如果在全行业形成尊重知识产权、愿意为新品种权付费并从中得到实惠的良性运行机制,市场环境必将得到真正改善。

“无权可维才是我们的目标。”她说。

据悉,北京棕科目前已为四季茶花、金叶榆、一串红等众多植物新品种开展代理服务。而在植物新品种领域,这只是一个开始。

众所周知,国内植物新品种开发市场潜力巨大。中国是世界植物资源大国,拥有高等植物3万余种,木本植物8000多种,拥有许多古老孑遗种,如水杉、银杏、银杉、水松、珙桐等。

这些丰富的植物资源,大多淹没在莽莽青山绿水之间,许多林木种内地理变异明显、遗传多样性丰富,为新品种选育奠定了良好的物质基础,开发利用潜力巨大。

目前,被开发利用的物种仅占极少数,大多数植物资源仍然处于野生状态,在深山老林中沉睡,其中许多都具有很大的利用价值和市场开发潜力。

“植物新品种行业如何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只有把野生植物资源转变成品种,把资源优势转变知识产权优势,科学合理地发掘利用植物资源,实现从资源大国向资源强国的转变,才能把它们变成金山银山。所以,发掘植物资源的经济和生态价值,选育新品种,满足社会需求,就是今后植物新品种行业的主要发展趋势。”骆会欣说。

由此看来,眼下越来越多的机构同时关注植物新品种发展并非偶然。

中国于1999年加入国际植物新品种保护联盟(UPOV),至今已近20年,国内植物新品种的发展态势却始终难言精彩。

在目前的市场低潮期,苗木行业面临巨大的转型压力,更高品质的苗木产品被寄予厚望。

此时,如果植物新品种在研发、培育、申请、推广、维护等各方面都走向规范、成熟,必将为苗木产业的重新崛起产生决定性影响。

产业的新高潮来临之前,行业格局需要新气象、新势力,开始走向规范与成熟的植物新品种无疑就是这种新势力的代表。(曹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