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网站工作年度报表

法律服务机构查询

请输入所需国家或地区:

中国驻外使领馆网站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 数据资料 > 国际 > 统计数据

文章标题

● 最新研究表明在美式英语的1000个常用词中,超过81%已被注册为单词商标(single-word marks);

● 数据还显示大部分常用姓氏和音节已被注册为商标;

● 报告作者建议实施变革,例如上调续展费以及提出更加严格的使用要求。

2018年2月21日,美国纽约大学法学院学者巴通.毕比(Barton Beebe)和珍妮.弗罗默尔(Jeanne Fromer)在《哈佛法律评论》(Harvard Law Review)上发表了一篇名为《我们是否用完了商标?商标资源枯竭与集中的实证研究》(Are we running out of trademarks? An empirical study of trademark depletion and congestion)的报告。巴通.毕比和珍妮.弗罗默尔开展此研究的目的在于验证一个传统假设(即未主张保护但具有竞争力的商标数量是无限的)是否准确。为此,他们研究了1985年至2016年向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递交的670万份商标申请,以及1985年之前已经在商标注册簿中登记的30万件商标。之后,巴通.毕比和珍妮.弗罗默尔将这些商标或申请与美式英语中最常用的单词和音节以及美国最常见的姓氏进行对比。

该项研究结果令人吃惊。如下表所示,在美式英语1000个常用词中,超过81%已经被注册为单词商标。当与一万个常用词对比时,该数据下降至62%。与86408个常用词相比时,该数据下降至23.5%(即20295个)——尽管该研究报告指出:“这20295个单词占所有商标使用词汇的74.0%”。研究报告的一位作者认为该项研究结果“令人不安”,并发出以下警告,即这可能会给那些试图在未来创建品牌的人带来问题。  

 

该报告显示,在1000个常用词中,大部分未被注册为单词商标的单词通常包含负面的含义,例如“despite”(侮辱)、“died”(死亡)、“difficult”(困难的)、“disease”(疾病)、“killed”(被杀死的)、“lack”(缺乏)、“loss”(损失)、“older”(旧的)、“problem”(问题)、以及“violence”(暴力)等,或者这些单词的销售价值观念有问题,例如“least”(最少的)、“perhaps”(也许)、“probably”(可能)以及“trying”(尝试)等,又或者具有强烈的阻碍品牌建设的基本含义,例如“drug”(药物)、“religous”(宗教的)以及“wants”(欲望)等。还有许多此类单词涉及性别和家庭,这些单词经常被使用但是并未作为商标被要求保护,例如“husband”(丈夫)、“wife”(妻子)、“married”(已婚)、“male”(男性)、“woman”(女性)、“daughter”(女儿)、“herself”(她自己)以及“himself”(他自己)等。只有3个常用词没有在注册商标中出现,即“although”(尽管)、“showed”(显示)以及“seemed”(似乎)。

就将常用姓氏注册为单词商标而言,研究结果表明很大比例的姓氏已被注册。在美国人口普查中列出的151671个姓氏中,22125个与2016年注册的单词商标完全相同——这些姓氏占美国总人口的55.4%。注册商标中出现的姓氏所占比例更高。在1000个最常见的姓氏中,只有11个姓氏没有出现在注册商标中。

在美式英语最常用的音节中,被注册为商标的音节所占的比例也很高:在最常用的10753个音节中,5632个(52.4%)被要求作为单一音节商标(one-syllable marks)受到保护。巴通.毕比和珍妮.弗罗默尔推测未来音节的创意使用会有所增加,因为越来越多的常用词已被用作品牌名称。他们表示:“通过比较单一音节商标与语料库中所有音节,我们还可以发现哪些音节是商标注册人杜撰的。可以肯定的是,一些企业可能试图通过一些奇怪的品牌名称来区分自身的产品和服务,但是这对于新商标注册人来说可能不是一个有效的策略。当把一些典型公司的营销目标考虑在内时,我们发现可以注册为具有竞争力的有效商标的新词极度匮乏。”

这篇报告还做了进一步的研究——包括域名中使用的常用词、姓氏和音节(在86408个英语常用词中,77340个被注册为以.com结尾的顶级域名)。巴通.毕比和珍妮.弗罗默尔表示,这种商标资源的枯竭正在逐渐损害市场竞争力并增加消费者的检索成本。消费者能快速将商标与其所涵盖的产品或服务的来源和质量联系起来的能力与商标对消费者的难忘程度有直接的关系。由于商标资源的枯竭,商标长度会增加并且更加复杂。消费者必须应对这些效率较低的商标。

除了商标资源枯竭等这样的抽象问题以外,巴通.毕比和珍妮.弗罗默尔还表示,这可能会产生非常明显且致命的影响。从字面上看,制药产品的商标集中问题可能会使某些人丧命。如果具有不同药效的不同药物使用相同或者相似的名称,那么医生和药剂师可能会无意中将一种药物用作另一种药物,从而导致潜在的致命后果。事实上,8%到25%的用药错误是由名称混淆造成的。

因此,巴通.毕比和珍妮.弗罗默尔提出了一些建议,以减少商标资源枯竭和集中问题,例如提高维持费和续展费(以增加“注册商标回归可用语言”的可能性)和更严格的强制使用要求。其他建议包括修正《兰哈姆法》,要求USPTO不再检索注册簿以确定申请的商标是否与已注册的商标具有混淆性相似。(编译自worldtrademarkreview.com)

相关文章: